韩少功新书讲了一代人“绝版青春”故事:人生需要活力和定力

2019-06-10
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1(1).jpg


“老韩卖书,不敢自吹。”著名作家韩少功为自己的新作《修改过程》写下这样的推荐语。

  

近日,66岁的韩少功在长沙与读者进行了一次新书分享。这本书,聚焦高考制度恢复这一历史背景,追忆77级学子这一代人的际遇和命运,展现改革开放40年历程中个人命运与家国命运的关联,个人价值与社会变迁之间的关系。

  

在作家圈里,韩少功的经历特别。上世纪80年初,作为湖南省总工会《主人翁》杂志社编辑的他,担任了湖南省政协常委。1988年,他从湖南辞职到了海南,创办杂志,先后担任海南省作协主席、省文联主席等职。从2000年开始,韩少功每年都从海南回湖南汨罗乡下居住一段时间。正如他在《修改过程》一书中写到的,“人生的过程也是一个修改过程”。

人生是一次长跑

1977年,中国恢复高考。这一年的12月10日,570多万从农村、工厂、部队走来的年轻人,怀揣着难得的名额和奋发的意气,奔向考场。最终,27万人在第二年的春天,迈进了梦寐以求的大学校园。

  

这一次,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次冬季高考,很多人的命运因此而改变,其中就包括韩少功。出生于长沙的他,在这一年通过高考,成为湖南师范学院中文系77级的一名学生。

 

2(1).jpg

 

为追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韩少功酝酿二十余载,著就《修改过程》。他以亲历者视角,采用开放式文本写作,审视社会与个人自我之间的双重修改,纵横时代与历史的巨变。

在分享77级学子的青春往事时,韩少功说,经常会听到同辈人抱怨我们这一辈子太亏了,他却不这么认为,“虽说人生有遗憾,但我觉得我们这一辈子也没那么亏,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回首我们走过的路,有着各自最真实的人生体会”。

  

在他看来,他们那一代人面临着技术的更新、社会的变化、制度的变革和思想的激荡……种种因素促成了“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在瞬息万变的变局里,有些人的教训是活力太少,有些人的教训是定力太少”。

  

在新书分享会上,有人问,高考落榜了怎么办?韩少功笑着回答,考得好固然很好,没上线也不是天塌了的灾难,考得差、学历低,不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各行各业的精英人才,也有很多都是非名校低学历成长起来的,落后了不要紧,后来居上。人生是一次长跑。”韩少功说。  

为文要有真情实感

从1974年开始,韩少功陆续发表作品,先后创作出《马桥词典》《山南水北》《日夜书》等,影响了一代人。这也让他成为中国当代颇具影响力的作家之一。

  

2007年,其作品《山南水北》获得第四届鲁迅文学奖。获奖评语这样写道:“一部壮观的散文长卷。韩少功将认识自我执着地推广为认识中国,以忠直的体察和宽阔的思考,在当代背景下发掘和重建了乡土生活的丰沛意义。”

对文学界而言,韩少功的《爸爸爸》《女女女》被称为“寻根文学”的代表作品,他也被视为寻根文学的代表人物。然而,韩少功对此并不认可,“我多次反对大家用寻根文学的概念,也从来不参与这种讨论”。


3(1).jpg


“当整个文坛都在说韩少功是寻根文学的盟主时,他自己却说,我是好作品主义者,我既不寻根也不寻枝,我只写好作品。”在中南传媒董事长、作家龚曙光眼里,韩少功笃定而又充满活力的文学创作之路,为中国文学带来了基于传统且风格独特的现代主义文学观念和范式。

龚曙光认为,韩少功是“自然之子、乡土之子、民众之子”,是“好作品主义”信奉者。长期以来,韩少功关注社会重大问题,并尝试以自己的方式作答,彰显了他的文学定力和思想活力。

  

“为文,管他现实主义还是浪漫主义手法,最关键的是要有真情实感。”韩少功说,怎么写好作品有很多理论,这些理论可能有一定的道理,但如果太当回事,就会把自己搞乱了,“文学一定要有真情实感,多一点怀疑精神,姿态要柔软一点。”

  

韩少功认为,现在文坛有一股浮躁之风,如果没有定力和活力,前景会令人担忧。他说,社会名利场有很多诱惑,我们会遇到很多不舒服或动心的事,但骨头要硬一点,不受纷纷扰扰的诱惑,不随波逐流。

  

曾有很多人预言,有了音频、视频以后,文学将面临消亡。对此,韩少功认为:“虽然文学氛围不如从前那么好,但是依然有很多人在写,也有很多人在读。我觉得大可不必那么悲观,人永远需要文字来表达我们的思想情感。从这一点上看,我们尽可能多一点定力,多一点自信。”



END


文、图|湘声报记者 罗艳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