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述视频|“90后”省政协原副主席阳忠恕:从工商业青年到“老政协”

2019-09-15
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640.jpg

QQ截图20190915191842.jpg


      阳忠恕,湖南衡阳人,1928年出生。曾负责恢复民建衡阳市组织、参与恢复民建湖南省委工作,先后担任民建省委主委、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等职。


1.JPGQQ截图20190915191842.jpg

                                湘声报记者 闫利鹏摄


我今年91岁,1952年加入中国民主建国会,1957年专职从事党派工作。先后担任过衡阳市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常委、衡阳市工商联专职副主委、民建衡阳市委主委、民建省委主委、省政协副主席、全国政协常委等职。2004年,我正式退休,算起来是一个40多年的“老政协”了。

  回想起在政协的经历,许多事情我仍记忆犹新。记得刚担任全国政协委员时,我很怕自己变成“蜻蜓式”委员——频频出席各种场合却干不了实事。有一段时间,我常常为不能在参加全国政协会议时拿出好提案而睡不好觉。

  这么多年过去,我很高兴,作为一名政协人,能够为国家的发展、为湖南的发展,为民建的组织建设,作出自己的贡献。

           

01
参与民建组织恢复工作


我出生于商人家庭。解放初期,我的父亲就病逝了,后来我与兄长共同经营企业,在衡阳开设了“新浣纱布号”和“鼎生进出口公司”。在政府的支持下,企业得到了较好的发展。


最初,我还是一个完全不懂政治的工商业青年,我连民建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后来,我不断学习、提高认识,提出申请加入民建。1952年,我成为民建会员。在随后的社会主义改造中,我响应号召,率先将公司实行公私合营,是当时衡阳市最早、最大的公私合营企业。我个人也渐渐成长为衡阳市工商界的青年代表。


1957年5月,我调任衡阳市工商联副主委、民建衡阳市委组织处处长。从此,开始专职从事党派、工商联工作,并与政协结下不解之缘。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负责衡阳市民建组织恢复工作,并于1979年10月当选为民建衡阳市第四届委员会主任委员。


后来,我被抽调到长沙参与民建省委组织恢复工作。当时,每个民主党派都临时租借了两间办公室,一间给驻会的主委住,一间办公和接待用。我家人都在衡阳,我就一个人住在办公室里,常常两三个月都难得回家一次。


2.JPG

    1987年8月,阳忠恕(左三)陪同民建中央副主席万国权(左四)考察湘潭市民建恢复组织情况


恢复民建组织的工作并不容易。经过“文革”十年动乱,原有的会员都散了,有的连住址也找不到,联系工作十分困难。当时,会员均遭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在这种情况下,心中顾虑比较多。


那个时期,我的许多时间在出差,指导地市县建立基层组织。我们首先要与地方党委沟通,再到相关部门寻找以前的会员;接着要跟会员做思想工作、树立信心。当时,讲大道理、讲官话是不行的,得说知心话、做知心朋友。我通过自身经历现身说法,讲自己的过去、现在和未来,说过去受了点委屈又怎样,现在都好起来了,要坚定信念,始终坚信共产党的领导。   


02
推动恢复县级工商联


1984年7月,慈利县工商联成为改革开放后全国第一个恢复的县级工商联,为全国县级工商联组织的恢复开了先河。当时我担任省工商联副主委,见证了恢复过程。


在这个过程中,我尽心尽力做了一些工作,包括深入了解基层组织存在的困难和问题,认真思考恢复县级工商联的方式方法。当时,要恢复县级工商联组织,需要具备相应条件。首先,原来组织的骨干要支持这个事,必须要有一定比例的骨干申请恢复组织;第二,这个地方的工商企业发展情况比较好。


我们在全省筛选了一下,觉得慈利县比较合适。因为慈利的工商联骨干还在,这里又盛产棉花,经济比较发达。当时慈利县还属于常德,我们一级一级沟通,各方都很赞同,知道恢复工商联对发展当地经济有好处。在慈利县委统战部的协助下,我们找到一批原来工商联的骨干举行座谈会,征求他们的意见。在得到大家一致的意见后,我们向省委统战部申请,得到同意,再向全国工商联提交了申请。


时任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叶宝珊带队来湖南进行了调研考察,形成了报告。最后,经全国工商联常委会议同意恢复慈利县工商联,成为全国第一家恢复的县级工商联组织。有了这样一个样板,其他地方的工商联恢复就比较顺利了。所以,湖南的县级工商联组织在全国来讲,是恢复得最快、发展得最好的省份之一。


3.JPG

      阳忠恕在全国政协会议上

                 

在县级工商联组织陆续恢复的过程中,我又着重抓工商联组织的房屋落实政策问题,督促各地返还占用的工商联办公用房,为基层组织工作开展创造物质条件。有一段时期,民建与工商联合署办公,被称为“两会”。我组织“两会”开展经济咨询、专业培训、智力支边工作,发动会员为经济建设服务。同时,“两会”还创办工商专业学校15所,举办了100多期培训班,培训学员5万多人。对于湖南的这项培训工作,省政协、省教委和“两会”中央培训办公室给予了“起步早、规模大、富有探索精神”的评价。

                

03
促成防震减灾立法


在担任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期间,我曾就尽快制定防震减灾法主题作过发言,促成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立法。我觉得,这是自己履职中最为重大的一件事。

                 

4.JPG                   

防震减灾为何要立法?有一年全国人大会议期间,突发地震,我们当时睡的沙发床也摇晃得厉害,大家被吓得不轻。第二天早晨,我们就在一块儿讨论能不能出台一个防震减灾的规章制度,把各方面的损失降到最低。当时的民建中央常委中,有一位叫刘昌谋的专家,是广东省地震局副局长。我马上向他咨询,他当时说,国外就有防震减灾的法规,我们也可以建立。


之后,我作为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向全国人大有关方面汇报了这个想法,得到十分赞成的反馈,并安排由民建中央与国家地震局合作完成有关建议的提出。刘昌谋牵头汇集了一批专家学者,民建中央提出了立法方案的建议,再由国家地震局进行论证。民建由我作代表,国家地震局由一位常务副局长作为主要负责人,由我们两个不断交换意见,进行完善。最后由我在全国人大会议上作了建议立法的发言。经过全国人大的多次讨论,1997年12月29日,正式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防震减灾法》。

 

04
做参政议政有心人

                  

在全国两会、省两会上发言,我是比较敢说的。80年代末,我注意到宏观经济出现过热现象。在湖南作了较深入的调研后,我在参加全国政协七届二次会议时,作了《关于治理通货膨胀的几点建议》的发言,引起较大反响。


当湖南出现开发区热时,为了警示无序盲目扩张的势头,在1993年省政协七届一次会议上,我提交了《积极引导办好开发区,以促进湖南经济发展》的提案,提出兴办开发区应从实际出发,要科学论证,讲求实效。

我还曾通过提案指出“孔雀东南飞”“两才外流”现象——当时湖南的人才、钱财流向了发达地区,值得高度重视。


5.JPG

1998年5月,阳忠恕率省政协提案委委员在岳阳视察安居工程


作为一个“老政协”,我的履职经验是,一方面参政议政要当有心人,把平日观察、接触到的问题“零存整取”,就能形成有价值的意见和建议;另一方面,提建议、意见的目的是为了让别人接受、采纳,如果方式方法温和一点,人家就容易接受一些。


2004年以后,我虽然退休了,但一直关注政协事业发展,也参与了政协的一些活动。这些年,我很高兴地看到,政协工作越来越好。


6.JPG

1.jpg


9.jpg10.jpg


END

整理|湘声报记者   程琴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