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战争与渌田大捷

吴爱清
2021-05-28
来源:湘声报

叶挺独立团在攸县取得了北伐第一仗的辉煌胜利

北伐战争与渌田大捷


叶挺.jpg

1926年,叶挺独立团作为先遣队,出兵湖南,揭开了北伐战争的序幕


□吴爱清


中国共产党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积累了大量革命经验和理论经验,堪称经典的是党的“三大法宝”:统一战线、武装斗争、党的建设。而在中国共产党的武装斗争历程中,北伐战争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和作用,它使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深刻认识到建立无产阶级军队,开展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

在北伐战争中,叶挺独立团在攸县取得的渌田大捷,是中国共产党直接领导的最早的一支人民武装旗开得胜之战,大大提高了党在全国人民中的威信,开创了我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战史先声。


深刻认识到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


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为了推翻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国共两党合作,进行了轰轰烈烈的北伐战争。

北伐战争沉重地打击了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的反动统治,基本消灭了吴佩孚、孙传芳等军阀部队,重创了张作霖部,最终迫使张学良宣布东北改旗易帜,形式上统一了全中国,加速了中国革命历史的进程。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正式出师北伐。为了北伐战争的胜利进行,中国共产党召开了第三次中央扩大执委会,通过了党的第一个《军事运动议决案》,明确指出:“本党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党,随时都准备武装暴动的党,在民族革命的进行中,应该参加武装斗争工作,助长进步的军事势力,并渐次发展工农群众的武装势力。同时,此项工作就是使本党获得有条理的准备武装暴动的经验。”

随着北伐战争的节节胜利,农民自卫军和工人纠察队的纷纷建立,上海工人的第三次武装起义的成功,使党内的不少同志更加重视军事运动。1927年4月,蔡和森在长沙群众大会上说:“根本问题在武装农民起来”“充分使农民得到武装,革命的基础方不致动摇”。同年7月4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也指出:“不保存武力,则将来一到事变,我们即无办法。”

可以说,没有北伐战争中共产党员参加军事活动的实践,就不可能使中国共产党深刻认识到武装斗争的极端重要性,也不可能在革命遭到惨重失败的情况下,能接连组织几次武装暴动而获得革命的新生。

北伐战争也为中国共产党日后开展独立武装斗争准备了必要条件。其一,掌握了部分武装力量。毛泽东在《战争和战略问题》一文中谈到:“经过援助国民党的广东战争和北伐战争,党已掌握了一部分军队。”其二,培养了一批军政人才。从黄埔军校开始,中国共产党不仅选派了周恩来、熊雄、萧楚女、恽代英、聂荣臻等到军校担任政治领导和教官,而且选送了一批优秀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到军校学习深造,他们当中大部分成为中国工农红军的创建者和各地武装起义的领导者。


北伐先锋首战渌田


在北伐战争中,值得一提的是叶挺独立团——这是1925年由中国共产党直接组建、直接领导的最早的一支革命武装。

1926年4月,为援助国民革命军第八军抵御直系军阀吴佩孚的南犯,叶挺独立团奉命作为北伐先遣队,从肇庆出发开赴湖南前线,揭开了北伐战争的序幕。

6月2日,叶挺率独立团到达湖南安仁,与败退下来的第八军军长唐生智的39团会合,共同开赴渌田、龙家湾前线。3日下午,叶挺在支部会议上作了战斗动员:“我们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又是北伐先锋队,我们不但代表革命军,而且代表中国共产党。这是我们北伐中第一次打仗,我们一定要打胜。”经过两昼夜冒雨苦战,先后打垮了敌人6个团,并于6月5日攻克了军阀占领的攸县县城,取得了北伐第一仗的辉煌胜利。

这次战斗在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上具有重大意义,也是关系到北伐战争进退成败的关键性战役,首战告捷改变了战局,开启了北伐战争胜利的新征程。

同时,这一战役是人民军队与工农相结合的经典战斗,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新式人民战争的最初尝试,体现了人民群众不可替代的作用。毛泽东在《共产党人(发刊词)》中作了精准的论述:“中国共产党的武装斗争就是在无产阶级领导下的农民战争。它的历史,也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参加北伐战争。这时,我们党员已开始懂得武装斗争的重要性,但还没有彻底了解其重要性,还没有了解武装斗争是中国革命的主要斗争形式。第二阶段是土地革命……第三阶段,就是现在的抗日战争阶段……”

渌田大捷为中国共产党以后如何建立自己的军队,如何发挥部队中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夺取战争的胜利,提供了富有宝贵价值的实战经验。

(作者系攸县人大常委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