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谌利军与母亲 两度奥运背后的母爱

2021-07-30
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李保 周志武


  7月25日晚,东京奥运会举重男子67公斤级决赛,安化伢子谌利军获得冠军,为中国再添一枚金牌。当谌利军一声大吼将187公斤的杠铃高高举起,远在安化老家电视前看直播的谌友珍喜极而泣……


  赛后,谌利军第一时间拨通了母亲的电话:“妈妈,我没让您失望,我拿到奥运金牌了!”谌友珍激动地对儿子说:“军仔,你辛苦了,你为家乡父老争了光,妈妈为你骄傲!”


96601_zhangchunmei_1627577328598.jpg

  儿时谌利军与妈妈


  为儿子全力付出


  谌利军从小身体好,力气大,爬得高,跳得远。2003年益阳市少儿体校招生时,举重队教练蒋益龙一眼就看中了10岁的谌利军。但谌友珍和丈夫当时犹豫不决,担心瘦小的儿子没举重天赋,也怕他以后吃不起这个苦。蒋益龙先后5次来到谌利军家,说服了他的父母。


  随后,谌利军随教练到益阳参加训练。谌友珍记得第一次去体校看谌利军,仅仅几个月,他皮肤晒得黢黑,小小的个子举着杠铃,双手磨得又红又肿,看着十分心疼。谌友珍心里很难过,她找到教练商量,想领儿子回家休息一段时间。蒋益龙当时开导她:“谌利军这孩子天赋不错,是个难得的好苗子,只要他刻苦训练,将来一定大有作为。”


  教练的开导让谌友珍逐渐改变了想法,她鼓励儿子克服困难,坚持训练,争取出好成绩。


  在益阳体校学习的第二年,谌利军的父亲突发重疾,家里还有年迈的老人和患有先天性疾病的叔叔,家庭经济负担全压在谌友珍一个人身上,昂贵的医药费和儿子的生活费压得谌友珍喘不过气来。当时,她只能选择到家附近的砖厂打工养活一家人。当时她很坚定:“这个家只剩我了,我不能倒,我是儿子的支撑,我会为儿子成长提供最好环境。”在砖厂,劳动强度大,灰尘很大,长年累月的劳作,致使谌友珍皮肤感染,至今仍有后遗症。


  谌友珍的艰辛付出终于有了回报。2006年谌利军被选入湖南省举重队。2010年,谌利军获得世界青年锦标赛冠军。2012年谌利军的父亲和叔叔相继过世。为了儿子的前途,谌友珍到长沙打了3份工,为了多挣一点钱,她还主动要求多干活,节假日都不休息。


  母亲的全力付出,谌利军看在眼里,铭记在心。在教练的科学指导下,靠着好的先天条件和后天努力,谌利军在举重训练的道路上取得了一次又一次的突破,不断刷新成绩。


  用金牌回报慈母


  2016年里约奥运会男子举重62公斤级赛场上,谌利军因为抓举小腿出现肌肉抽筋,第二次试举仍未完成,最终只能遗憾退出比赛。


  “孩子,你已经尽力了,家里的腊肉给你留着,妈妈等你回来。”在最迷茫、失落的时候,谌友珍朴实的话语给了谌利军最大的鼓励与信心。


  为迎接东京奥运会,去年10月,正进行封闭式训练的谌利军手臂出现了肌腱断裂。得知儿子情况的谌友珍每天通过视频不断关心和安慰谌利军。在母亲的鼓励下,谌利军把心一横:“不能放弃,这是最后的机会,必须抓住。”手术后,他很快回到了训练场,一次次突破自我,为梦想、为荣誉而不懈奋斗。在队医、教练等整个团队的专业指导和帮助下,谌利军的手可以使劲了,慢慢地,可以加铃片练习了……


  参加东京奥运会临行前,谌友珍要来北京为儿子送行,但谌利军没有同意。他在电话里对母亲说:“您就别来送我了,这样会无形中给我带来压力。”7月19日,谌利军出发东京前,给母亲发了条短信:“妈妈,我出发了。”


  比赛之前,紧张的谌利军拨通了母亲的电话,谌友珍安慰他说:“军仔,你的想法要简单些,别给自己背上包袱。你能参加奥运会,本身就是一种胜利,别过分看重结果,你只要能正常发挥水平就行了。”


  从谌利军走上奥运赛场的那一刻开始,谌友珍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电视屏幕。儿子每举一次,她的心几乎要蹦出来一次。随着挺举比赛中,谌利军将187公斤的杠铃高高举起,谌友珍悬着的心落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