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爆破特效浏阳烟花制造

2021-10-15
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效果震撼,却不伤人

《长津湖》爆破特效浏阳烟花制造


近日,正在火热上映的电影《长津湖》,还原了伟大的抗美援朝精神,让观众热血沸腾。


影片中那些炮火连天的大场景同样令人印象深刻。而这些场景的制造,有浏阳烟花人的功劳。在片尾字幕“特殊效果组”一栏中,有着这样的标注——“烟花制造 浏阳象形精品烟花出口制造有限公司负责人周正江”。


“这是作为烟花人的骄傲,也为烟花行业转型升级创造了新的机遇。”周正江介绍,自2019年接到《长津湖》特效导演组的邀请,他们为电影定制生产了60箱影视特效烟花,并最终在电影场景中呈现了战争爆炸效果。


104399_zhangchunmei_1634229951039.jpg


10人团队制作特效烟火


“我们要拍一部抗美援朝的戏,需要用到照明弹等特效烟花,照明弹要有伞降和光效的那种,你可以做吗?”2019年底,一位曾经合作过的香港特效导演给周正江微信留言。


周正江揽下了这个重任,专门成立了10人组成的特效烟花制作团队。然而没多久,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了,导演组通知停拍,已经做好的部分产品因此搁置在仓库数月。直到2020年10月接到复拍通知,周正江重启原班制作团队。


“为了确保产品的安全性和稳定性,我们扎扎实实做了2个月,有些还要反复制作和试验。”周正江介绍,特效烟花无论是原材料还是制作工艺,都要高于普通烟花的标准,比如这次的照明弹总共只需要200发,但为了达到导演订制的细节要求,他反反复复做了三四次。而每一次推倒重来,就意味着之前生产的产品报废了。


“这次为《长津湖》专门研制的影视特效烟火,总共60箱,运送到河北的拍摄地。”周正江说,里面很多战争场景都用到了烟花产品,为电影呈现了良好效果。


这不是周正江第一次接触影视特效。早在2009年,当时有一位合作了6年的瑞典客户,邀请他去瑞典的影视特效工厂参观,希望能通过定制的烟火,实现影视镜头中的特效。这位瑞典客户后来又来到浏阳,与周正江的团队交流具体工艺。


之后,周正江在公司专门培养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并克服了很多中西方原材料差异带来的系列问题,最终研发出国外企业满意的特效烟花。期间,他们公司也参与过国内一些电影的特效烟花制作。


“无烟焰火”最早发明者


“你看电影爆破特效中,演员与烟火距离非常接近。这种近距离接触不会造成人身伤害的无烟焰火,最早的发明人就是我的父亲周健。”周正江自豪地告诉记者。


周正江说,要让焰火变得安全,首先就要从火药“种子”下手。


1984年,还在浏阳一家出口花炮厂当和药工的周健,参加了当时浏阳与国防科技大学合作办的花炮培训班,在这次学习中,他接触到了最重要的一门课——烟火学。授课的邢郁明教授提到一种叫“单基发射药”的军供材料,材料报废后如果再利用到花炮行业,将迎来一次大的产业创新与变革。


有心记住了这一关键信息的周健,培训结束后,立即千方百计寻找这种报废材料,并开始进行研制。周正江说,父亲以前还经常提到,在研发生产中给予他重要启发的,还有当年南京理工大学王泽山院士发表的一篇名为《库存过期火药和退役报废炸药的再利用技术》的文章,这项技术曾获得1993年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经过30多年的研制和改进,周健带领周正江及团队开发的新型低温无烟烟花,燃烧后几乎无烟无味。


这一填补国内空白的研发,转化成了数十个自主知识产权的专利产品。如今这些焰火产品已经燃放在了舞台、宴会等场景,这是之前的花炮人想都不敢想的燃放点。


2014年,周健创立的烟花公司接到一笔重要订单,为第二届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开幕式燃放焰火。正是凭借这次青奥会的完美表现,公司成功打开了欧美市场。目前,公司98%的花炮产量用于出口,产品覆盖欧美近半数国家,且一直供不应求。


烟花行业转型升级迎来机遇


国庆节前,周正江从特效导演那里得知电影最终定名为《长津湖》。电影正式上映后,他特意第一时间就去观看了。


周正江说,这部电影之所以让人热血沸腾,创下票房奇迹,给观众带去的不仅仅是一顿文化大餐,还有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能参与到这样一部战争大片的拍摄制作,是烟花人的骄傲与荣耀。”


周正江表示,虽然特效烟花因原材料和工艺的要求更高,制作成本偏高,但附加值也更高,且这种高标准、高要求的制作,对于整个团队的制作能力都是一次很好的历练和提升。


“浏阳烟花企业在转型升级中,正在创造新的机遇。”周正江认为,这一次企业能跟随热门电影“走红”,实现品牌升级,也展现了烟花爆竹行业走文化艺术高质量、高附加值、可持续发展道路的必要性。企业未来必须坚持科技创新之路,研发更具品牌辨识度的创新产品。


文 | 政协融媒记者 寻晓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