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吃

2021-11-26
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吃是为了活着?还是活着是为了吃?一直困扰着世人。然而,与其花功夫试图去解开这纷繁复杂且永无头绪的疙瘩,还不如单就一个“吃”字,细细琢磨,品味其中的乐趣。


原来,在解决了温饱问题之后,“吃”在日常生活中也有着很深的学问,且听我慢慢道来。


能吃的东西五花八门,土中生的、树上结的、水里游的,很多都能做成美食佳肴,诱惑着吃货们的味蕾,同时,吃的食物按规格贵贱,分别有粗茶淡饭、家常便饭、山珍海味、饕殄盛宴。


不仅如此,吃东西的方式也形形色色,有的生吃活剥,有的凉拌蘸酱,有的烧着吃,有的烤着吃,有的煮着吃,有的油煎着吃。吃东西的样子也因人而异,有的温文尔雅,有的细嚼慢咽,有的囫囵吞枣,有的风卷残云……


在对待吃什么的问题上,有的人可谓精挑细选,大蒜不吃、韭菜不吃,怕口臭,牛肉不吃、鲤鱼不吃,易上火,这种人实在是不适宜到外面吃饭。而有的人,只要有得吃,只要能吃,则通通来者不拒。有的人过度挑剔,咸的不能吃、辣的吃不得、油的太腻、淡的又没味、甜的吃了怕得虫牙,弄得作陪的人无所适从。


“吃”与地域也有关系。坊间常说,四川人不怕辣,贵州人辣不怕,湖南人怕不辣,总之是没得辣椒吃不下饭。山西人吃酸溜溜的老陈醋,山东人生吃呛人的大蒜,东北人烧酒当水喝,新疆人总能把干巴巴的烤馕嚼得有滋又有味,重庆人花椒吃得转,上海人炒菜时加糖,广东沿海人喝粥时放一个涩涩的酱橄榄,广西人往米粉里挤鲜柠檬汁……你也不必大惊小怪,他们保准会说,嘿,咱就好这一口。


当然,汉语的意味是博大精深的,“吃”字也不例外,抛开与食物直接相关的“吃”的原始定义,“吃”在社交领域中也占据着重要的一席。假如你是公司的职员,一不小心把老板交代的事情办砸了,老板必定铁青着脸质问:你是“吃”干饭的么?饭局上,有的人仗着酒兴,拍着胸脯,对旁边的俏姐儿夸夸其谈,说什么如今的世道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以黑“吃”黑,但是,姐们不要怕,哥能耐着呢,白道黑道通“吃”。还曾经有世界500强的老外来国内招聘大学生,当他听闻同行说,现在985高校的毕业生好“吃”香时,只能一脸茫然地问,“香”是什么东西,真的那么好“吃”吗?985的学生为什么一定要“吃”香呢?因为不懂中华文化的内涵,竟闹出了笑话。


文 | 柳格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