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乡的四月天

2022-04-29
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4-30芙蓉.jpg


□ 陈宙林


人间最美四月天,桃花细雨润绵绵。


我的家乡永州地处湘南,虽没有毗邻的桂林钟灵毓秀,也没有张家界的鬼斧神工,但永州是一本书,一本厚重的书,书里有柳宗元的《捕蛇者说》、周敦颐的《爱莲说》、陶铸的《松树的风格》。一方水土养一方人,我深爱着这片热土,更爱家乡的四月天。


四月的雨天,清晨或傍晚撑一把雨伞,漫步在湘江边的人行道上,满满的负氧离子,无比清新。湘江水波粼粼,一不留神,鱼儿跃出了水面。家乡是产鱼的地方,四月是鱼最鲜最味美的时候,除了草鱼、鳙鱼、鲤鱼、翘白、黄鸭叫外,还有无鳞的鳅鱼、鳝鱼也是餐桌美味,野外挖一把野生藠头洗净后,与它们一锅煮,那绝对让你吃后还想再来永州。


家乡的四月,也是花开的季节。春回大地,百花争艳。无论是东安的上届头,还是双牌的阳明山,上万亩的野生杜鹃花尽情绽放,红的、粉的、白的、紫的,一团团、一簇簇,似乎在深山旷野里习惯了孤芳自赏,懂得了装点青山,看淡了“俏不争春”。家乡种植橘子、橙子的历史悠久,有道县的脐橙、江永的沃柑和香柚、回龙圩的蜜橘、零陵的冰糖柑。偶去农家做客,老远便闻到橘子或橙子花香。


家乡的四月,也是美丽如画的季节。挥毫当得江山助,不到潇湘岂有诗。无论漫步还是开车在家乡的任何一个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或远或近的丹青画。永州是典型的丘陵地区,四月的家乡,云雾环绕,满山的阔叶树早已吐出嫩绿,而松树仍一身墨青色,让人感叹大自然浑然天成的“画作”,也明白了古人“画图曾识零陵郡,如今方知画不知”的真谛。家乡盛产茶叶,江华的苦茶、蓝山的银毫茶、宁远的白茶,不同产地的茶口感不同,各具特色。不管产什么茶的茶园,远远望去,如同依偎在山脊上的绿色巨龙,蔚为壮观。偶遇晴日,一壶清茗,一缕神思,趁阳光正好,不妨去茶园走一走,看山品茶,清幽自在。破土而出的竹笋,有高有矮、错落有致。扯回家剥掉外壳皮,用开水一焯,切成段,无论素炒,还是加入五花肉炒,再放些酸菜,吃起来才叫脆爽。


家乡的四月,也是播种希望的季节。走在农村的田野上,到处是蛙声一片。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农民懂得牢牢把饭碗端在自己的手里。随着乡村振兴的深入,农村不再局限于单干独守,要么土地流转给种粮大户,要么成立合作社。走在乡村的田野上,随处可见机器在耕作,眼前大片农田耕耘得平平整整,如同一面面镜子镶嵌在大地上,等待它的主人迎来又一个丰收年。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