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声响起来

2022-05-13
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琴声响起来的时候,屋子里突然空了。


拉琴的女子身着唐装,靠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眼,随着琴弓来回,头部轻轻摆动,《枉凝眉》的旋律飘到了我的耳边,那是我不愿听又忍不住细听的一支曲子。音符汇成一条幽暗的河流,在屋子里千回百转,随之而来的惆怅、叹息和忧郁,在我脑子里蜂群一样乱舞。


仿佛又再一次回到了小镇那年的冬天。那时,我在镇上的一所中学念书,有一天,班上转来一个家住县城的女孩,白晰的脸,扎着马尾,安静地坐在靠窗的一个位子上,显得格外扎眼。


刚来的那些日子,她有些落落寡欢。每到课间,就靠在教室外面的栏杆上,唱那首《枉凝眉》,她的目光投向远方,声音柔软如水,脸上像蒙着层雾,似乎有拂不去的忧愁。


大概是因为她来自县城的缘故,我们这些乡下同学只是远远地看着,没有谁敢上去搭腔,任由她沦陷在自己的歌声里。


后来,大家慢慢熟悉了,很多人都成了她的朋友,一起闹,一起笑,挥霍着没有本钱的青春。


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们七八个人和她一起去散步。出了校门,下一个坡,沿着那条柏油路往前走,大家变着法儿让她唱歌。那晚,她心情不错,除了经常唱的《枉凝眉》,还有《酒干倘卖无》《站台》和《牵引》,一路走走停停,边走边唱,不知不觉走了近二十里。往回走时,夜渐渐深了,风越来越冷,路两边的村落已沉沉睡去,只有零星的窗户透出昏黄的灯光。


路上空荡荡的,有人骑着单车经过,骤然响起的铃声,划破寂静,冰冷而朦胧。要唱的歌唱过了,要说的话好像也说过了,我们没有了先前的兴致,默默地走着,只听到杂乱的脚步踩在白霜上的响声,那声音很轻,像风吹过叶子,夹带着我们青春的迷茫和对未来有意无意放大的希望。


一年后的冬天,她告诉我们要走了,去一个厂子上班。离开的那个傍晚,我们好几个人送她去车站,路上照样说说笑笑,并约好再相见。等到她提着箱子上车坐好,隔着窗朝我们挥手时,我看到了她眼里的泪光。心里突然像堵了什么,眼泪差一点滑落下来。


班车的马达声响起,卷起地上的枯叶,消失在我的目光里。我感觉心里也有一辆车,轰隆隆地开过,我最好的青春年华,被撕开了第一道口子。在那之前,我听不懂《阳关曲》,尚不知道,那是命运早已给每一个人准备好的骊歌。


后来,陆续有人从我身边离开,走着走着,一个转身,就消失在人海。我都对他们说过珍重,道过祝福。那轰鸣的马达,午夜的站台,那呜呜响着的汽笛,还有那些落着雨和雪的清晨黄昏,都成为我生命中的岔道。在生活面前,每一个人都是微不足道的尘埃。而人生,正是有了这些不一样的经历,才让人懂得,要把那些不曾残缺的日子牢牢攥在手中。


琴声还在响着,这是晚春的上午,我坐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屋子里。外面的屋檐下,铁马儿静静地悬着,微风里有凉意,柚子花开,枇杷初黄。随时准备来一场雨的天空,浮着沉默的烟云。

晓寒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