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带雨红

2022-05-13
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品味蒋捷的词句,内心恬淡而丰盈。


乡下古旧的小院里,几株肥硕的樱桃树,斜倚墙头,筛风弄月。颗颗樱桃鲜红欲滴,晶莹剔透,点缀在繁密的绿叶间,在阳光照耀下,闪着金光。清风袭来,芳香弥漫,纤细的手指轻轻摘下一颗樱桃,放入口中一嚼,鲜美、甜润的果肉顷刻间化作酽酽的汁水,满口酸甜,沁人肺腑。


清代李渔说:“花之最先者梅,果之最先者樱桃。”樱桃先百果而熟,素有百果第一枝的美誉,正如宋代诗人陈与义在《樱桃》诗里所绘:“四月江南黄鸟肥,樱桃满市粲朝晖。赤瑛盘里虽殊遇,何似筠笼相发挥。”


暮春夏初,几场淅沥春雨,桃、李、杏还如懵懂的青涩小孩时,樱桃却似怀春的少女羞羞答答坠满枝头。颗颗如珠如琚的樱桃沐浴着阳光,闪耀在绿叶间,像眨着眼睛的小精灵,神气活现地随风摇曳着。


初夏到来,青涩的樱桃日渐长大,由青变黄,次第变红,变得晶莹透亮。这时,樱桃也就成熟了。绿的叶,红的果,有时执书一卷,屏息凝神,窥探那些调皮的鸟雀把红透的樱桃偷食。


细雨缠绵,采摘樱桃时,要连同那长长的果把摘下,如此,樱桃果汁及味道才不会流失,且存放的时间也就更长久些。


篮子里的樱桃,色泽鲜润,晶莹剔透,红如玛瑙,黄若凝脂,小而圆的颗粒,饱含整个春天的精华。绿深如墨,红胜丹朱,小巧惹人怜爱。若是雨后初霁,一颗红润,粒粒清圆,恰似美人朱唇,令人心生浮世清欢。


清水洗净的樱桃,盛在晶亮的玻璃碗里,左看右看,都叫人怦然心动。捏一枚入口,酸涩清甜的滋味堪称绝配。酸甜之间,如一场深情而纠结的恋爱,有妩媚的娇嗔和任性,有不离不弃的包容和担待,让人沦陷,不能自拔。


见过一幅中国画,几颗樱桃,红艳得似要跳出纸页。樱桃下,一素衣女子,仰首而望,唇上一点红,似与樱桃轻吻。樱桃,少女,鲜果,红颜,一组合,便是爱情的印迹,多微妙的感觉。


那一年,我徜徉江南古镇。深巷处有恬静女子叫卖樱桃,声音清如山泉,双眸深如清塘。竹篮里的樱桃红晶晶,如襁褓婴儿,粉嫩,静美。纤手弄樱桃,如妙手偶得的水墨小品。


望着那缀满晶莹水珠的玲珑樱桃,想起南唐冯延巳的词句:“惆怅墙东,一树樱桃带雨红。”在古人淡淡的落寞里,我们读到的不仅是别样的美丽,更有精彩绚烂的人生。


我喜欢樱桃,齐白石画中的那种樱桃,让人看一眼能够静下来的那种软红。在这春末夏初,看到樱桃,眼前浮漾红白或青红,想到诗里画里的故园,竟有浓浓的乡愁,自心底蔓延开来。

□ 沈顺英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