蒿子饼

2022-11-04
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若问我平生最喜欢的食物是什么,蒿子饼一定是不能少的。


我常常觉得,食物能够给人一种独有的满足和安稳,尤其是在饥寒交迫的年代里。记得年少时念书,赶山路,住村校,通常要大半个月才能回一次家。而我们必备的干粮中,像薯头、蒿子饼、腌菜等都是最常见的,或许,正因为如此,才会对它们印象深刻。


蒿子饼其实是重庆少数片区才有的一种自制的食材,用揉碎的艾蒿、剁碎的腊肉、新鲜的糯米粉,按照一定比例捏成小圆饼,最后放在油锅里煎制而成。艾香扑鼻,入口柔滑,美味至极。


当然,炮制美味仅仅靠食材是远远不够的,手上的功夫才是关键。记得小时候,每每到了梅雨漫漫的季节,守在农家老房子里的妇人们就会事先约好,提着一顶竹篮子,里面放一把小剪刀,一起有说有笑地去村边的林子里挑蒿子。艾蒿的形状与当地的野草极为相似,只有“行家”才能分辨清楚。


采回来的艾蒿需要清洗和揉碎。每到碎艾蒿的时候,整个庭院都能闻到清新的香味,有的人家是隔着麻袋用洗衣服的榔头捶碎,一些则是用手掌挤揉直至碎烂。紧接着,和面可是项技术活,太湿则不成形,太干则难入口。


准备工作完成了,就差生火煎饼了,可此时各家的烟囱却不动声色,因为时机还不够成熟。蒿子饼虽然好吃,可脾气也倔,只有刚从油锅里煎出来的,才最香、最好吃。老人们一般会掐好时间点,两个老伴,一个添柴,一个煎饼。等孩子们一进家门,就能看到那两张笑得合不拢嘴的脸,闻到代表着家的蒿子饼的味道,父母对孩子的爱都蕴藏在这道朴素而又简单的点心里。


小时候,我远离故乡,跟着父母到外地读书、生活。那些年,每逢清明、谷雨时节,母亲总会学着外婆的样子给我做蒿子饼吃,希望蒿子饼能把我带回那个思念的故乡。如今,每年的梅雨季节,我都会提前跟母亲约好回家吃蒿子饼的时间,因为我不忍心让她失望。


在我心里,蒿子饼是故乡特有的味道,承载着满满的回忆和浓浓的乡情。


文 | 彭海玲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