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骨

2022-11-18
来源:湖南政协新闻网

三九寒天,走在故乡的小道上。丘陵地带,路随着地形高低起伏,山坡上,可见零星矮松,老干虬枝,针叶无几,唯见风骨。


斜阳将树的影子拉得很长,也很粗壮。


想起一句话:“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


残存的松枝虽然经冬犹绿,但已非它季里的翠绿,是微黄,通体是一种凝重之色。仿佛只有老干虬枝,以寒风凛冽中的昂然而立,擎住了那一抹色彩。而那一抹色彩,却是不可改变的命运。


删繁就简三秋树,我偏最喜爱这冬季里的树木,我眼前的这株矮松,简洁到了只有精气神。表象的凋零,使我看到了另一种繁盛。一树的枝枝杈杈,或平直,或斜逸,高低错落,长短相宜,各安其位,构成了一个沉静的整体。在劲风袭来时,只消随风摇动自己的身躯,便瞬间化解了强劲的力道。


树还有一种美,就是繁华落尽时,所尽显出的风骨。


文 | 李显坤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