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年轻湘潭市政协常委唐峥团队的进击时刻 首创移动CT方舱助力全球抗疫

2020-04-24
来源:湘声报-湖南政协新闻网


  □文/湘声报记者 刘敏婕 图/湘声报记者 闫利鹏


20200425-5-2.jpg


  一个不到20平方米、用环保型辐射防护板做成的“方舱”内,CT检查设备一应俱全,并配有空调和空气净化器,从湘潭运到武汉医院,找块空地安放好,插上电源即可投入使用。


  “这种移动方舱CT机房,是疫情之下的特殊产物。”35岁的湘潭市政协常委、湖南康宁达医疗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唐峥告诉湘声报记者,他们为疫情中的武汉医院率先量身定制了移动式CT方舱,并接到了来自俄罗斯、意大利、韩国的订单。


  刚出院没几天的唐峥,在办公室光脚穿着拖鞋,“前段时间太忙,导致身体出现应激反应——全身性关节炎,手脚浮肿穿不进鞋袜。”


  “疫情之下的中国医疗行业,出现了很多值得思考的问题。”唐峥坦言,“计划都被打乱了,希望疫情早点结束,恢复正常。”


20200425-5-1.jpg

康宁达陆续接到海外订单,CT方舱出口到俄罗斯、意大利和韩国


  大年初二接到特殊订单


  “我们急需增加CT室,但医院没有多余的房间,能不能你们全部建好了,运过来放在外面就能直接用?用完了,你们到时再拆走。”


  大年初二,唐峥就接到了来自武汉一家医院的电话,随后湖北、贵州、安徽等地医院也陆续提出类似需求。他立即组织公司高层及研发人员探讨方舱建设方案。


  “幸好我早有准备,大年初一所有正式员工全都到岗了。”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由于CT是临床确诊重要依据,为应对合作医院可能出现的问题,唐峥提前安排人员春节值班。


  按照传统工序,医院新建CT室,如果没有现成室内空间,则需要新建一座楼房,在里面进行防辐射施工后再安装CT设备。


  但当时绝大多数医院不可能临时建房,按照医院需求,公司设计了移动CT方舱,其最大特点在于便利性。一个CT方舱里包括设备、操作间、空调、空气净化器,运到相应地点后,插上电源就可以工作。疫情结束后,方舱可以完全拆解收回,CT设备则留在医院使用。


  当时研发面临的技术难题,一是缝隙处理,两块防护板之间不能有缝隙;二是在非常规的狭小空间里面,如何让射线得到有效阻挡,使放射性不会超标。


  “医院正常CT室有几十平方米,方舱这么狭小的空间里面,用多厚的防护材料合适,没有任何经验,所以刚开始几台真把我们整得够呛。”通过反复实验,讨论细节处理,终于生产出合格的移动CT方舱。


  唐峥介绍,他们应该是全国最早生产移动CT方舱的厂家之一,后来陆续有同行咨询和交流。


  2月份,康宁达共交付50个移动CT方舱,有效提高了新冠肺炎疫情中医院的CT检查能力。从3月份开始,康宁达陆续接到海外订单,CT方舱出口到俄罗斯、意大利和韩国,总价值达500万元。


  企业超能运转保生产


  “我平常情绪管理得很好,几乎不发脾气,但那时急得跳脚,原材料要什么没什么,钢材、矿石,连胶水都买不到。”春节后的复工复产,对于唐峥和同事们来说,是一场从来没有想象过的战役,最困难的是原材料供给和招聘工人。


  移动方舱CT用的是自主研发的新型环保辐射防护材料,而公司库存在年底已经基本清完,必须抓紧生产。春节后只有防疫相关企业允许第一批复工,但康宁达上游的原材料企业并不算防疫企业,为此康宁达想方设法帮助对方复工复产。


  康宁达联系到一家怀化原材料工厂,向经开区管委会打报告,请管委会向当地政府出具证明,申请支持这家企业复工,“当我们开着车跑到怀化找老板,结果人家不愿意干,说一没工人,二怕出问题。”


  所有原材料价格都大幅上涨,最低涨了40%。伴随着原材料涨价,所有供应商要求全款结清。一些订单资金没到位,考虑到疫情紧张,公司也先接单生产。突然之间,资金成了大问题。唐峥在两周内对接了七八家银行,幸而都比较顺利,银行及时发放了贷款,解了燃眉之急。


  “那段时间,整个企业都在超能运转。”唐峥说,一个方舱CT重达几吨,属于重体力活,按照正常生产周期,应该是7天完成一台。但康宁达后来一天完成一两台,每天三班倒,24小时不间断。为此,公司招聘的临时工数量达到了正式员工3倍以上,最紧张的时期共有两三百人生产。


  一个令唐峥印象深刻的细节是,他和几个技术骨干本来在讨论,他有事出去了一小会,再回来的时候,几个人已经坐在草地上睡着了。“真就累成那个样子,几天没睡过了。”唐峥感叹,“没办法,因为CT方舱没人做过,我们怕出问题。”


  当最紧张的时期过去,唐峥突然有一天站不起来,只能一屁股坐下去。春节前,他因为打球膝盖受伤,大年三十晚上发烧到39.8度,差点被医院隔离,由于疫情期间状态过于紧绷,导致身体免疫力下降,膝盖炎症发展为全身关节发炎,目前每天在进行针灸治疗。


  “这真是人生的一次难忘经历。”他摇头苦笑,“如果可以选择,我宁愿大年初七开始上班,正常接单、销售,希望这次疫情早点过去。”


  辐射防护行业“小巨人”


  “这次疫情确实带来了销售增长,但是利润指标并没有增长,因为我们并没有随行就市,在原材料大幅上涨的情况下,我们的产品依然维持了之前的价格,也是想为武汉、为国家作点贡献。”作为最年轻的市政协常委,唐峥有着一份履职尽责的自觉。


  毕业于加拿大滑铁卢大学的唐峥,2008年回国后,选择在辐射防护领域创业。这其实是子承父业,他的父亲唐建文曾是放射科医生,拥有很多防辐射产品相关发明,并曾创办射线防护设备企业。


  传统辐射防护材料是用铅板,但唐峥在国外发现,由于铅污染,国外医疗辐射防护材料已逐步禁用铅板,改为使用价格更为昂贵的钨板。他开始思考,能否研发出一款环保且成本低的辐射防护材料?


  2009年,唐峥投资建立湖南康宁达医疗设备有限公司,专门从事新型辐射防护材料的研发与生产。2015年,他邀请中国核辐射防护领域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湘潭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院长欧阳晓平挂帅,研发出了无铅环保辐射防护材料。“在工业企业中,我们的规模并不大,但在辐射防护领域,康宁达目前在全国享有很高知名度。”


  2012年,刚创业不久的唐峥带着简历找到湘潭市工商联希望“入会”,却被相中成了市工商联总商会最年轻的副会长,开会时旁边坐的都是湘潭企业大佬们。


  同年底,经市工商联推荐,28岁的唐峥成为最年轻的十一届湘潭市政协委员,5年后担任十二届市政协常委。他坦言:“政协平台让我更加了解政策环境,也获得了更多关注,企业成长得更加顺利。”


  几年前,针对部分医院放射诊疗辐射不达标的状况,唐峥提交了一份提案,引起湘潭市卫健委的高度重视,在全市开展了针对医院放射诊疗辐射的检查,这让他感受到了一份强烈的参政议政成就感。